深圳代生地址

贝优乐助孕 > 深圳代生地址 >
2019年,南京夫妇花95万代孕生下龙凤胎,抱回孩子后麻烦接连不断

[案件详情]

国内一大牌女明星代孕事件出来之后,代孕这事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被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讨论,殊不知,在这件事之前,新闻就有报道过一件关于代孕的事情。

一、代孕事件面貌呈现

2019年的时候,江苏警方接到了一通电话,电话里的男人显得有些急促,将事情大致讲了清楚,随后就到警局做了详细的报案记录,接下来,警方跟随报案的男人前往目的地。警方和报警者顺利来到目的地,也顺利抓到了目标人物,等到警方仔细询问之后,才了解了这件事情的始末来由。

原来,报警的男人姓汤,他今年48岁了,他的妻子姓袁,今年也45了,二人都已过中年,膝下却无人承欢,每次看到同龄人都围着孩子转,为了孩子努力奋斗的时候,他们心里就很失落,尤其是,忙完工作回到家里之后,就觉得家里空落落的,很无力。

其实,他们不是丁克族,他们一直想要自己的小孩,但努力了很久,都没有结果,对此,他们很苦闷,去医院检查之后,医生告诉他们夫妻俩,属于不孕体质,很难怀孕。

他们检查之后也一直在治疗,无奈的是,治疗效果却没有,渐渐地,他们都想要放弃要小孩的打算,决定就这么过下去。

有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汤先生听到了代孕这回事,他就通过各种渠道进行打听、了解,了解到现在代孕这件事,虽然属于灰色产业,但业务链已经算成熟了,好多人都在偷摸的做着这件事。

他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开心,将自己了解的情况向妻子说明,并且明确表示,既然有机会拥有自己的孩子,还是想不遗余力的要有个小孩,一来是有个寄托,二来是有人延续他们夫妻的血脉。

在丈夫汤先生的劝说下,一直以来也想拥有自己孩子的袁女士也答应了,接着,他们俩就开始着手准备这件事情。

他们通过各种渠道找关于代孕的信息,经过比对之后,他们最终选择了一家中介,与他们直接对接的是中介王女士,在事情都商量托之后,双方签订了协议,约定汤先生夫妻给中介95万块钱,中介给他们提供一条龙的服务,从找代孕妇女,生产,办手续等全包,直到汤先生他们夫妻二人顺利的抱到孩子,像正常人家一样开始抚养小孩为止。

协议签订后,汤先生夫妻俩手中没有这么多钱,但一想到不久后,他们将有属于自己的孩子,就一切付出是值得的,他俩开始了四处借债支付中介费,最终,他们如约支付了中介费。

事情都按约定一步一步的进行着,直到有一天,中介联系汤先生,告诉汤先生需要再额外支付40万的中介费,因为代孕妇怀的是双胞胎,汤先生说协议中明明也写了,双胞胎也是95万。

但中介却不干,她称是代孕妇因为怀的双胞胎,觉得钱不够,要是不再加钱的话,代孕妇就将孩子带走,不让汤先生他们领走孩子。

这让汤先生很困惑,明明协议中很明确的写道,不管是一胞胎还是双胞胎,95万就是所有费用,汤先生无需再去支付更多费用,这个时候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再加价,都违反协议呢。

汤先生夫妇本身经济不是很宽裕,再加上前期因为代孕的事宜,已经负了债,现在中介突然再加钱,让他原本的生活更加雪上加霜,他思考再三,权衡之下,还是选择了报警,觉得中介有骗钱的嫌疑。

汤先生报警之后,警察让汤先生先答应中介,说愿意加价,双方约好了交付金钱和领回孩子的地点之后,警察随同汤先生一同前往地点碰头。

见面之后,中介很是开心,汤先生将钱交给中介,中介也将孩子留给汤先生,中介欲离开时,警察进门将中介拿下,带回警局。

经过询问,中介承认了是自己看到双胞胎后动了心思,假借代孕妇女的意思,想要加价,因为之前虽然协议中有写明确双胞胎是不再加价的,但等她得知真正怀的是双胞胎之后,她还是想利用汤先生他们要孩子心切的心理而犯一次险,要是汤先生答应给,自己可以多拿些钱,要是拿不到钱,对自己也没有影响,但没想到唐先生最终会选择报警。

二、抱回孩子之后的困惑

汤先生夫妻俩抱回孩子之后,无比开心,但这种开心马上就变成了不开心,因为他们发现,他俩给孩子无法上户口,汤先生去给孩子上户口的时候,被派出所告知需要医疗机构出具的医学出生证明,他们去孩子出生医院的时候,被告知孩子的生母不符合,无法开具。

汤先生多次尝试,均以失败告终,这样的结果就告诉汤先生,他们夫妻俩相当于领回来了两个“黑户”,上不了户口,他们无法像正常小孩一样生活,无法正常上学、就医、出行等,这又让汤先生他们犯了难。

原本,夫妻俩以为中介说的全包服务有些夸张,但现在,他们确实觉得全包服务是有全包的意义的,代孕中介已经与各个部门疏通了关系,他们知道这种方式出生的孩子该怎样去让他们拥有正常小孩该拥有的一切,现在,夫妻俩有些后悔跟中介直接撕破脸,导致孩子无法上户口。

但事实就是他们不报警,他们还会损失一笔钱,想来想去,在代孕这件事情上,中介怎么都是最大受益者,而不管是对于他们寻找代孕的甲方,抑或是选择做代孕的妇女,这两方都处于弱势群体,中介从甲方收取高额的费用,而给代孕女才支付一个零头的费用,中介一般收取100万的中介费,给代孕妇女才支付20万左右,这对于代孕妇女来说也是不公平的一桩交易。

三、法律分析

第一,代孕是非法的行为

代孕,也就是我们通俗所讲的“借腹生子”,一般是指女性接受他人的委托,借用自己的子宫给别人怀孩子、生孩子的行为,在我国是不被允许的,代孕行为是违法的。

其一,我国目前明确对代孕有规定的法律法规,仍然属于2001年原国家卫生部颁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办法》中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对于实施代孕技术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3万元以下罚款,并给予有关责任人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而通过这一条的描述,这一条仅仅将对象限制在了“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中,对于其他普通主体并不适用。虽然规定了明确的主体对象,但也可以看到,代孕在我国是不被允许的。

其二,在现在所流行的代孕产业链中,代孕,相当于是一种用与人的身体相关部位进行商品交易的行为,这这个过程中,代孕者将自己的子宫作为商品进行出租,双方将胎儿作为商品交易对象,子宫属于人身体上的一部分,胎儿本身就具有人格利益,这种代孕行为就相当于是将人格进行买卖。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规定了人们在从事交易活动的时候,应不得违法法律,要遵守工序良俗原则,同时也规定了违背公序良俗的民事法律行为属于无效民事法律行为。

《民法典》第一千零七条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人体细胞、人体组织、人体器官、遗体,违反前款规定的买卖行为无效。

2019年,南京夫妇花95万代孕生下龙凤胎,抱回孩子后麻烦接连不断

据此,我们可以知道,代孕是违背公序良俗的行为,哪怕双方签订了关于代孕的合同或者协议,因为这份合同违法了工序良俗原则而属于无效民事法律行为。

第二,代孕行为能否构成犯罪

从上述分析,我们知道代孕行为是非法的,那么,代孕的行为有没有触犯刑法,有没有可能构成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呢?

答案是不构成,因为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要求的是“出卖”行为的,而代孕行为中仅是将体外受精卵植入代孕者子宫内,并没有涉及到对子宫等器官的“出卖”行为,该行为属于一种将子宫出租的行为,我国现行刑法中并未将出租人体器官规定为犯罪。

第三,代孕子女关系的认定

对于代孕所生小孩的父母子女关系认定问题,对于自然血亲母亲的认定是采用“分娩说”,即代孕者为自然血亲母亲,这种认定符合我们传统民法中认定母亲的原则,即“分娩者为母”,

且这一认定原则也符合我国传统的伦理原则及价值观念。

另外,“分娩说”的认定原则亦与我国目前对代孕行为的禁止立场一致;对于自然血亲父亲的认定采用“血缘说”,也就是说自然血亲父亲为精子的提供者,同时,精子的提供者与“代孕者”通常不具有合法婚姻关系,因此所生子女为父亲的“非婚生子女”。

综上,无论是处于什么原因选择代孕都有存在的风险,不仅法律不允许,生的孩子有可能是黑户,而且还会面临着一大笔费用的支出,对于家庭来说更无法负担,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抵制代孕。


参考资料